南方网> 广东精选

全国人大代表调研广东水污染治理:实际情况比预期好 流域协同治理还需加强

2018-09-25 08:30 来源:南方都市报 吴璇
  广东的治水成效如何?存在哪些困难和问题?近日,南都记者与全国人大代表专题调研组一同前往东莞、汕头、揭阳等地,对水污染整治情况进行实地调研。调研发现,三市的水污染治理实际情况比预期要好,但目前的管网建设和雨污分流尚不完善,环保设施仍有缺口,流域协同治理仍需加强。调研组成员、全国人大代表、广州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副院长王筱虹称,环保督查未来应成为常态化工作。   调研背景   党的十九大报告将“坚持人与自然和谐共生”作为构成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基本方略之一。报告提出,加快水污染防治,实施流域环境和近岸海域综合治理。   广东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水污染防治工作,成立污染防治攻坚战指挥部,全面实行“河长制”,并大力推进了工业污染防治、城市建成区黑臭水体整治、污水处理设施建设等,取得一定成效。但目前仍然存在污染物排放居高不下、环境基础设施建设滞后、低端产业和散乱污企业存量大、农业面源污染严重、多头治水等多方面问题。   省委十二届四次全会提出,坚决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以落实环境保护督察“回头看”工作为契机,强力整治突出生态环境问题。   近期,南都记者与部分广东的全国人大代表一同前往东莞、汕头等地,围绕水污染治理进行专题调研,通过深入现场实地查看、座谈交流、走访约谈等方式,了解广东治水现状及存在问题,探寻治水良策。   关键词   水污染治理   调研时间:   8月底   调研地点:   东莞、汕头、揭阳等地河涌   决策参考   ●加强协同治理。通过落实好省级河长助理和联络员制度、省河长制领导小组及办公室会议制度,以及流域定期座谈协作和信息报送等工作机制,打破部门、区域、层级的壁垒,强化信息互通互享,形成既各司其职、各负其责,又密切配合、协同推进的工作格局。   ●练江治理可尝试设立流域管理局,协调流域、区域和行业之间的水事关系,承担流域治理的具体工作。   ●环保督查成为常态化工作。这对于处理“污染反弹”、“整改不力”等问题将更加有效。   1 调研点:东莞人民涌、白马大氹、黄沙河同沙段   多功能生态浮岛净水效果明显   黑臭水体整治是水污染治理的重点工作之一。近年来,广东各地一直在进行黑臭水体的整治。省住建厅相关负责人在向调研组汇报时透露,2018年2月,各地级以上市政府组织开展了黑臭水体整治效果评估,根据各地自报评估情况,243个黑臭水体中,194个完成阶段整治,实现初见成效、不黑不臭。   黑臭水体整治的成效究竟如何?河流有无异味、颜色是否清澈?本次调研中,调研组对此进行了重点关注。   在东莞的人民涌、南城街道白马大氹,南都记者发现,两条河中漂浮着水生植物的生态浮岛,颜色清澈,可见旁边居民楼的倒影,且没有异味。南城街道的河长张庭柱表示,通过在人工浮岛上铺养翠芦莉、风车草、泽泻等水生植物,可以吸收河涌水中丰富的氮、磷污染元素,减少污染物质,而且可以作为水上景观,美化环境。   而东莞的东城街道黄沙河同沙段,由于下雨岸边的黄土冲刷到水里,颜色偏黄,但水面没有漂浮垃圾,没有难闻的臭味。目前,同沙段正在进行“海绵城市”建设施工,两岸裸露黄土加盖了固定纱网,并沿河放置沙袋。   参与调研的全国人大代表、梅州市城市规划设计院院长张晓介绍,“海绵城市”就是建立林带、草带、实地植物带三道防线,可以强化城市环境。   “因为河流治理是长期工程,没办法一步到位,过程中不能加重河流的问题,所以要做这样临时防护,可以减轻后续治理负担”,王筱虹这样解释同沙段的防护装置。未来,这里也将建设多功能生态浮岛,从水体中吸收营养物质及其它污染物,达到净水的目的。   据悉,东城街道是东莞市第一个启动海绵城市建设试点的镇街,2017年10月开工,计划2019年6月完工。   东莞市副市长喻丽君向调研组汇报时表示,东莞全市44条重污染河涌综合整治示范项目已有38条完成消除黑臭。   管网建设欠账严重   消除黑臭是河流治理的第一步,如何降低水的氮、磷等污染物质含量,让水质达到V类水甚至以上标准,是水污染治理更大的挑战。各地普遍采用的治理手段是进行管网建设,实现雨污分流。   但是,据省住建厅向调研组汇报,各地的管网建设尚不完善,还有比较大的缺口,亦存在建了没有使用的情况。   缺口有多大?喻丽君列举了一组数据:中央环保督察组指出东莞市污水管网缺口达2500公里,尽管管网建设已全力提速,2017年以来已建成约1550公里,但仍然距离目标约950公里。   “已建截污管网验收通水耗时较长,加上缺乏有效的维护管理工作机制,导致已建成治水设施治水效益不高,”喻丽君说。   白马大氹全长186米,整治前的污染源主要来自周边居民的生活污水直接排放,水体污染较为严重,被列为2017年省重点挂牌督办黑臭水体整治项目。2017年以来,南城街道投入600多万元对白马大氹进行系统整治,铺设了558米截污管网,对19个排污口进行截污。   南都记者在调研中发现,白马大氹已经基本消除黑臭。但据南城街道白马大氹河长、南城街道办副主任张庭柱介绍,因未实现雨污分流,如果遇上大暴雨,上游暗渠的污水将随雨水进入河涌,对水质造成影响。现在水质逐步接近V类水标准,尚未完全稳定。   据了解,白马大氹现有管网为176公里,从2016年到2018年底,分两个批次建设管网,按计划年底南城管网预计总长度为185公里。   省环保厅的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至今广东省新建成污水管网11435公里,超过“十三五”期间污水管网建设总量。虽然建设已大大“提速”,但据环保厅副厅长陈金銮介绍,由于以往各城市普遍存在“重厂轻网”的问题,污水管网建设欠账严重,以致污水收集率及污水厂处理效能偏低。此外,黑臭水体整治任务依然较重。   “对标‘长制久清’目标,部分黑臭水体缺少防止水质反弹的系统性、永久性措施,”陈金銮说。   王筱虹称,只有搭建起城市的管道网络,雨水和污水才能“分道扬镳”,让污水顺利进入污水处理厂,不对河流水质造成破坏。“治理后的水质不仅达到V类水标准,如果人还可以放心在水里游泳,起码要到Ⅲ类水标准”,王筱虹说。   2 调研点:东莞某环保电力公司、东莞长安新区污水处理厂   污水和垃圾处理设施还有缺口   过去,垃圾和污水都直接排到河里,造成水质污染、水面漂浮物堆积,散发恶臭,影响周围城市环境。在进行水环境治理的过程中,合理收集并“消化”区域内居民每天的生活垃圾、污水是治理工作的“重头戏”。   因此,此次除了视察水体治理情况,调研组还走访了污水处理厂、垃圾焚烧发电厂、纺织印染环保综合处理中心等环保配套工厂,了解建设情况。   南都记者跟随调研组来到东莞市的一家环保电力公司,看到陆续有车运来各区的垃圾倒入焚烧池进行处理。经过焚烧、脱酸等一系列工艺流程,最后垃圾可以变成无毒无害气体和环保砖的原材料,同时处理过程还可以发电供该区域居民使用。   在东莞市长安新区污水处理厂,调研组在污水处理厂查看了经过处理的污水样本,清澈见底,没有沉淀物,无异味。   该污水处理厂承担着长安镇西南片区和长安新区范围内的污水收集与治理任务,总服务面积达77平方公里,处理后的水才排放至茅洲河。   据各市上报的数据,要实现2019年年底全省镇级生活污水处理设施全覆盖的目标,仍是时间紧、任务重。粤东西北地区和惠州、江门、肇庆等15个地级市需新建、扩建690座镇级生活污水处理设施。截至2018年6月底,仅有81座镇级污水处理设施动工建设,其余镇级污水处理设施尚在前期准备阶段。   此次在东莞调研时,调研组还发现,在垃圾处理方面,危险废弃物的处理是个“令人头疼”的问题。   根据法律规定,处理危险废弃物不当属于违法行为。但是市内的填埋厂无法满足需求,想要进行转移又无处可去。   来自东莞的全国人大代表,唯美陶瓷工业园有限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总工程师黄建平称:“有些工厂因为没法在厂里填埋,废弃垃圾不知道怎么处理。于是就晚上的时候偷偷倒掉。”   喻丽君指出,早期的简易埋填场虽然垃圾存量不大但分布零散,整治过程中存在协调设施选址落地、埋填场土地性质调整困难等问题。   3 调研点:茅洲河、练江   “练江氨氮含量每年都在降”   此次调研组对跨市河流茅洲河、练江的整治情况也进行了调研。据东莞长安镇环保分局局长王瑞辉介绍,茅洲河界河河段整治工程总长11 .88公里,已经完成总工程量的97.71%。流域内的9条内河涌计划2019年上半年全面完成整治,目前,5条已经完成截污、清淤工程,4条加紧施工;其中7条河涌清淤工程已投入资金超过3000万元,累计完成44.03%。   南都记者在茅洲河调研时看到,目前有清淤船正在清淤。在练江上游、下游两个位置,则发现两段流域水体颜色正常,没有臭味,没有垃圾、水浮莲等漂浮物。   调研组在下游视察时,汕头市市长郑剑戈直接从练江装一桶水上来,可以观察到水是清澈的,没有异味,但颜色偏黄。“水质偏黄,是氨氮含量比较高。以前最高的时候氨氮含量十点多,水面上都是水浮莲。2015年5月开始治理后,每年数值都在下降”,郑剑戈解释。   “原来刚开始治理的时候信心不是特别足,后来看到情况好起来,信心也在增加,”谈到练江的整治,在场的一位汕头市环保局工作人员这样说。   总结座谈会上,全国人大代表李舒强建议:练江可以学习东莞市,在河道中放置水生植物生态浮岛,进行内循环,而且有助于吸收重金属。   据悉,总投资127亿元的汕头市10个污水处理设施项目已于8月16日全面铺开建设,全力推动练江污染整治工作。   水利厅:将落实河流协同治理   茅洲河和练江是典型的跨区域河流。茅洲河发源于深圳,流经东莞,最后从珠江入海。练江属于南海水系,源头在普宁市,入海口在汕头市朝阳区海门湾,流经汕头、揭阳两个地市。这就涉及到协同治理的问题。   “如果下游治理好了,但是上游的脏水流下来,下游的水又变坏了”,王筱虹指出,流域治理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需要多方面的配合。   汕头市副市长陈武南透露,在练江治理工作上,汕头和揭阳每个月进行一次工作会议,互相交流情况、学习经验,这个计划会提上工作日程。   王筱虹介绍,广东韩江设立了流域管理局,协调流域、区域和行业之间的水事关系,承担流域治理的具体工作。她建议,练江治理也可以进行这样的尝试。   省水利厅副巡视员贺国庆也提出,下一步要落实流域区域部门协同治理机制。通过落实好省级河长助理和联络员制度、省河长制领导小组及办公室会议制度,以及流域定期座谈协作和信息报送等工作机制,打破部门、区域、层级的壁垒,强化信息互通互享,形成既各司其职、各负其责,又密切配合、协同推进的工作格局。   据了解,2017年9月,广东正式启动了省级环保督察工作,先后分两批次进驻汕头、揭阳和肇庆、云浮4个市,开展各为期20天的环保督察工作。2017年6月至今年2月,省环保厅从全省调集约2000名环境执法人员,进驻广州、深圳、佛山等9市,开展为期9个月的18轮次不间断的大气和水污染防治专项督查。   “环保督察工作既然建立起来了,应该以后会成为常态化。”王筱虹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指出,每个地区要根据实际情况制定水污染治理计划,对交上去的治理时间安排负责。   采写:南都记者 吴璇   实习生 鄢敏
编辑: 武海林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网站简介- 网站地图- 广告服务- 诚聘英才-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7373397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