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网> 南方plus>防务解码

马蒂斯辞职:特朗普“将军帮”失势?

2019-01-08 08:33 来源:南方网 林怡龄
  2018年12月24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其推特上宣布,美国国防部副防长沙纳汉(Patrick Shanahan)于2019年1月1日起,暂代日前请辞的防长马蒂斯职务。随着特朗普安排沙纳汉暂代防长一职,意味着现任防长马蒂斯提前两个月走人。(视觉中国/图)   2017年1月至2018年年底,平均每20天就有一位特朗普内阁成员离开白宫,共有36人先后离职,换人之频繁,令外界咋舌。值得注意的是,在这36人中,包括凯利和马蒂斯等7人有着军方背景。   特朗普对军人非常个人化的信赖度,在其组内阁时发挥了很大作用,“由于特朗普政府政策偏向保守化和强硬,因此会多任用有军方背景的人选。”“军事将领出任防长非常罕见,上一次还是上世纪50年代的马歇尔”。   本文首发于南方周末 未经授权 不得转载   南方周末特约撰稿 | 林怡龄   南方周末记者 | 郑宇钧   “因为你有权力拥有一位与你意见更加一致的国防部长,我认为我应该辞职。”   2018年12月21日,在给总统特朗普的辞职信中,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如此写道,暗指他在诸多问题上早已与特朗普无法达成共识。   这与其说是一封辞职信,不如说是老臣最后的劝谏。这位五角大楼负责人的警告,直指最高统帅的政策,在西方传统新年的前夕,他对美国和盟友的安全忧心忡忡。   美国《外交政策》以《马蒂斯不在,就没人管得住特朗普了?》为题报道称,马蒂斯辞职,标志着特朗普内阁中愿意站出来反对他的最后几个人之一离开了,这使美国的海外盟友担心。瑞典前首相卡尔·比尔特发推文称,在欧洲,这是“警钟大作的早晨”。   压倒马蒂斯的最后一根稻草,是特朗普宣布从叙利亚撤军。   宣布撤军第二天,马蒂斯向特朗普递出辞呈,并表示将留任到2019年2月28日,以便顺利交接。可被辞职信惹怒的特朗普,提前两个月撤换他,将“辞职”变成了解职。   在特朗普催促下,2018年12月31日午夜11时59分,一通电话后,马蒂斯正式将防长职务移交给他的副手,没有任何军事经验的前波音高管帕特里克·夏纳汉。   美国国防部长离任时通常会有离任仪式。但马蒂斯离开五角大楼时,没有任何仪式。他的黯然离职与风光上任形成对比。依照美国法律,前军人出任防长必须退役满7年,当时,马蒂斯退役时长没有达到这一标准。可国会参众两院专门给他“开绿灯”,通过豁免法案,他的防长提名获得参议院高票通过。   这是继12月8日,特朗普宣布解雇白宫幕僚长凯利之后,又一位内阁“将军帮”成员离开白宫。新加坡《联合早报》认为,这反映特朗普不想再受稳健派制约,决心推行其冒进主张。   据南方周末记者梳理统计,2017年1月至2018年年底,平均每20天就有一位特朗普内阁成员离开白宫,有36人先后离职,换人之频繁,令外界咋舌。值得注意的是,在这36人中,包括凯利和马蒂斯等7人有着军方背景。外界不由猜测,特朗普与其一手搭建的“将军帮”是否已经分崩离析?   1   马蒂斯曾被称为“离巴顿将军最近的人”   人生步入暮年,邓发金已记不清很多往事,但说起来深圳的第一天,每一个细节依旧清晰得恍如昨日。   “我要你们记住,没有哪个人是靠为国捐躯来赢得一场战争的。要赢得战争,靠的是让敌国那些可怜人为他们的国家捐躯。”一个一身戎装的军人,在台前踱步,慷慨激昂地发表讲话,背景则是铺满整个画面的美国国旗。   这正是特朗普最喜爱的电影《巴顿将军》的经典开场镜头。特朗普不止一次表达他对这部电影的喜爱。曾为特朗普写过传记的作者迈克尔·德安东尼奥说:“从那以后,他相信某个好莱坞版本的二战将军,代表着真正的领导力。”   “他13岁时就对军人着迷,然后被送进以严苛闻名的纽约军事学院。”德安东尼奥表示,在军校里如鱼得水的特朗普,遗憾自己没能上越战前线,这也使其后来格外重视那些有实战经验的军事将领。军校生涯和对军人的崇拜,让特朗普对军人的情感颇为复杂:既挑战权威,又想成为权威。   2016年竞选总统时,特朗普曾在视频中公开指责美国现役将领们是废柴,“我对伊斯兰国的了解更多,相信我!”但同时他从不掩饰自己对将军的天然好感和崇拜。竞选阶段,特朗普的推特上,至少有7条是关于巴顿将军的名言。   马蒂斯则满足了特朗普对将军的种种想象:他曾参加海湾战争、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战功彪炳,在阿富汗时,这个甚至会和执勤陆战队员在前线共度寒夜的将领,更因其深得兵心,常被人与巴顿相提并论。   在提名内阁成员时,特朗普送给马蒂斯“离巴顿将军最近的人”的称号,并以军人为中心,构建了他所谓的“将军帮”:防长与总统国家安全顾问同是将军背景,而15位内阁部长中,则有7位有过军旅生涯。   “他更多的是出于对军人的情感,个人的好恶来决定内阁人选。”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刁大明分析,特朗普对军人有非常个人化的信赖度,在其组内阁时发挥了很大作用,“由军事将领出任防长非常罕见,上一次还是上世纪50年代的马歇尔。”   “由于特朗普政府政策偏向保守化和强硬,因此会多任用有军方背景的人选。”北京香山论坛秘书处办公室主任赵小卓告诉南方周末记者,由于特朗普自身对国防安全没有经验,而美国军事将领身上具有其赞赏的品质:视野开阔,经历丰富,行事干脆,专注于任务,因此获得重用。   对于这个“将军帮”,特朗普起初颇为满意。《华盛顿邮报》援引前美国中央情报局代理局长麦克劳林的话称,“在某种程度上,我认为特朗普对于能够担任总统,并指挥一群战士的整个想法,感到非常满意。”但这些将军进入内阁,自提名开始,就饱受争议。   早在竞选阶段,军队内部早有担忧。据《大西洋月刊》报道,海军和空军的领导人,可能会因为看到前陆军和前海军陆战队将军在白宫获得如此大的影响力,而感到紧张,曾任美国海军陆战队四星上将的马蒂斯,无疑是漩涡中的焦点。   复旦大学教授沈丁立则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军人具有两重性:一种是领导决定打仗,他会奋不顾身去把任务做好;另一种是会谨慎用兵保护领导,尽量避免打仗。因此政府中有更多的退役将军,并不一定代表会有更多的外国军事干预。   2018年12月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告诉记者,白宫幕僚长约翰·凯利在年底辞职,这也是特朗普在2020年大选之前将白宫重新洗牌的最新动作。(视觉中国/图)   2   “稳定之手”遭抵制   不可否认的是,特朗普这个颇具争议的“将军帮”,在最初阶段发挥了稳定的作用。国防部长马蒂斯、白宫幕僚长凯利、原国家安全顾问麦克马斯特,以及没有军方背景的原国务卿蒂勒森,组成了一个“成人轴心”。在一些政界人士看来,这四个人都是属于稳健派,能够更好约束特朗普的“任性”。   在《华盛顿邮报》报道中,美国民主党参议员理查德·布鲁门萨尔曾说,“我的许多同事有一种感觉,即他们在方向舵上是一个稳定的保证,在白宫中提供一致性和合理性。”   现年68岁的凯利,有着长达46年的军旅生涯。他被特朗普看中,2017年1月成为美国国土安全部部长,加入内阁,而后负责掌管白宫。这位“大管家”因为重规矩秩序,强调纪律,改变了白宫初期混乱的局面。   “凯利来了之后,白宫椭圆形办公室的门和人员往来的门都是关着的,多次进去之后发现,总统特朗普一个人在桌前办公。”一位经常出入白宫的参议院高级助手向美国媒体描述。此前并非如此,他说:“来访人员进入白宫办公室后畅通无阻,孩子们在办公室里跑来跑去,总统便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办公。”“他是秩序,拥有清晰和良好意识的代表。”美国众议院议长保罗·莱恩对凯利如此评价。   据外界观察,或许是特朗普发现,凯利与他在一些议题上意见相左;又或许是“稳定之手”伸得过长,引来特朗普的抵制,两人的关系开始破裂。   2018年4月以来,凯利与特朗普嫌隙逐渐扩大,有媒体报道,凯利称白宫工作人员都在“疯狂城”工作,并称“试图说服他(特朗普)任何事都是没有意义的”。凯利矢口否认,特朗普也在推特上破除两者不和的谣言。但一边是凯利的无奈和不满,另一边则是特朗普愤怒于凯利的控制,包括其试图限制特朗普女儿伊万卡、女婿库什纳的安全许可和影响力,让二人的关系破裂。   “凯利离职的主要原因在于对白宫生态的不满。”刁大明认为,“特朗普任用了很多亲信,尤其是家人,他们与特朗普的联系非常私人化,这致使凯利没有办法彻底实现流程管理。难以想象,当伊万卡要见特朗普时,会让凯利去安排。”   在白宫经历过高潮和低谷的凯利,实际上早已多次表达辞职意愿,在他被解职的两周后,马蒂斯也辞去了国防部长职务。   马蒂斯生性低调,但美国的盟友们对他评价甚高。在马蒂斯被曝光的辞职信中,他谈到了与特朗普在外交政策方面存在深刻分歧。与此同时,他在信中写道,“我认为我们需要以尊重的心态处理与盟友的关系。”外界评论称,马蒂斯一直反对特朗普疏远传统盟友的极端孤立主义思想。   一些欧洲官员认为,马蒂斯总是用实际行动来让美国的传统盟友放心。尤其是在北约问题上,马蒂斯支持美国应该贴近他们,而不是疏远。   “马蒂斯经验丰富,在美国军界很有威望,特朗普并不想明着让他走。”刁大明分析,特朗普让马蒂斯难堪,是希望让他自己选择离开,这样美国军方不会有太大的异议。   2018年12月8日,特朗普宣布,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约瑟夫·邓福德将于明年退休。而对于接替者,特朗普意外地避开了邓福德和马蒂斯提供的人选——美国空军参谋长戈德费恩,而是选择了陆军参谋长、四星上将马克·米勒将军。“以往防长推荐的人选都会被选上,这次被回绝相当罕见,摆明是让马蒂斯难堪。”刁大明说,马蒂斯与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的关系也非常复杂。   2018年12月19日,特朗普突然宣布在三个月内从叙利亚撤出美军,令五角大楼大吃一惊。次日,马蒂斯提出了辞职。外界纷纷猜测,特朗普这一撤军决定,让马蒂斯下定了离开白宫的决心。同一天,特朗普发推特称马蒂斯将在2019年2月份“光荣退休”。   他万万没想到,马蒂斯的辞职信吸引了不少眼球。   2018年12月23日,明显不悦的特朗普在推文中讲道,“马蒂斯曾被前总统奥巴马‘不名誉地革职’,我也给了他第二次机会。”据路透社报道,白宫一名匿名高级官员表示,特朗普对马蒂斯辞职信受到的瞩目感到厌烦,“他只想要顺畅、更迅速的过渡期,觉得拖延两个月并不是好事。”   随着内政部长、退役中校莱恩·辛克、凯利和马蒂斯先后离开白宫,外界猜测,特朗普建立的“将军帮”已经全面失势。   3   特朗普需要“精神上的军队”   事实上,顶替前国家安全顾问麦克马斯特的博尔顿,有过军旅生涯,而顶替前国务卿蒂勒森的蓬佩奥,则是退役将军。而这两位“鹰派”代表,在不少议题上都跟特朗普同声同气。“当数个有军方背景的成员离职,人们会以为特朗普与军人的分歧,使两者关系越走越远。实则不然,他可能会换上一些与他意见更为一致的将军。”刁大明说。   《华盛顿邮报》引述了总统身边人士的话称,虽然特朗普大部分时间一直遵循军方的指导,但如果出现分歧,他会很容易就转身离开他的“将军”。因此,特朗普的“将军帮”被称为“精神上的军队”或许更切实际。   如今放眼望去,特朗普一手提拔上来的几位新成员,“鹰派”底色浓厚。博尔顿曾在里根、布什以及小布什政府中任职,是2003年美军入侵伊拉克的主要拥护者。而原先为中央情报局局长,如今就任国务卿的蓬佩奥,在外交政策上咄咄逼人,十分强硬。   博尔顿的强势回归以及一批“鹰派”人物的就职,代表着与特朗普理念相通的新团队正在形成。   而对于马蒂斯的继任人选,外界猜测了数位可能的人选,包括国防部副部长帕特里克·沙纳汉、阿肯色州共和党参议员汤姆·科顿以及海军部长理查德·斯宾塞。外界认为最有可能当选的沙纳汉,现如今已经被特朗普任命为代理国防部长。“目前特朗普可能很难找到像马蒂斯一样,既军事经验丰富,又能代表军方,让军方服众的一个人物。”刁大明说。   “如果换上与博尔顿一样的鹰派人物,由于缺少制约,可能会使美国国家安全政策进一步向右,而且有可能会使其在国防政策和军事政策上增大冒险的成分。”赵小卓坦言。   对此,刁大明认为,总统内部小圈子的决策,类似头脑风暴式的,有多元化的声音。他说:“但在没有任何不同声音的情况下,总统的决策则可能是线性和单向的,甚至可以固化总统的理念决策。”   自特朗普上台以来,中美关系发展可谓跌宕起伏。“尽管马蒂斯有鹰派倾向,但他是清醒而理智的,一直在控制着中美防务关系的缰绳。在他的整个任期内,两军紧张关系得到了妥善掌控,从未升级为冲突或危机,”赵小卓表示,“他的继任者会产生什么影响,目前还有很大疑问。”   【作者】 林怡龄   【来源】 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客户端 防务解码  
编辑: 杨格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网站简介- 网站地图- 广告服务- 诚聘英才-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7373397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