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网> 南方plus>粤有料

现代牛郎织女爱情故事:买车、送快递、做化妆品…异地恋骚操作来袭!

2018-08-17 18:59 来源:南方网 欧楚欣
  今天七夕,是传说中牛郎织女这对“异地恋”一年一度团聚的日子。不论传统如何,反正现在的七夕,已经又(我为什么要说又呢?)被过成了情人节!于是,有料哥今天撩了五对异地情侣,留学生、飞行员、化妆品工程师、国企职员……跟大家一起来围观“现代牛郎织女”的苦辣酸甜——   微信总在等待回复,聊着聊着就失踪        苏灿和李茵相恋五年,高中毕业后,苏灿留在广州读大学,而李茵前往英国伦敦留学。时差8小时,相隔近10000公里,他们的见面成本从广佛地铁票升级为国际机票,平时只能通过网络联系。     初到英国时,李茵学业繁忙,加上有时差,常常聊着聊着就突然“失踪”,即时的微信变成了数小时后才有回复的留言板,两人因此产生了不少误会。后来,苏灿发现过分担心还不如坦诚信任,“她大多数时候是因为沉迷学习才不回我。”     在苏灿看来,时差并不是异国恋最难过的坎,生活环境的差异才是两人之间沟通的最大障碍。异国恋两年里,因为无法亲身参与到对方的生活中,两人常常会因为找不到话题而苦恼。“可能我给她发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你在干吗’了,但也不是尬聊,就是多沟通。”     不过,苏灿觉得异地恋也不尽是坏处,“经常见面反而会因为生活上的琐碎而产生更多矛盾,异国见面本来就少,大家都会更小心维护感情。习惯这样的节奏后,基本上没什么矛盾了。”   在苏灿看来,要让感情保鲜,除了要一直主动关心对方的生活,还得不时准备一些小惊喜。去年李茵生日时,苏灿亲手折了一盒纸玫瑰,花了200元国际邮费寄到她的学校。这份漂洋过海的手作礼物让李茵十分感动。     未来,李茵打算毕业后留英工作两年再回国。一想到两年后可能要像“牛郎织女”过上一年只能见一次面的日子,苏灿有些难过,但还是选择理解她。“我们支持彼此的理想,是为了有一天可以殊途同归。”     为了克服同城异地恋,他专门买了一辆车        杨浩是飞行员,女友小月是乘务员,虽然都在同一个航空公司上班,但聚少离多。“我们的航班行程不一样,两个人总是飞不到一块。”平日里,虽然两人都住广州,但一个在花都,一个在白云,单程开车要2个小时。     杨浩说,因为职业的关系,两人有时一个月都见不到两次,最长记录是18天没见过一次面,属于比较坎坷的同城异地恋。小月常常跟杨浩吐槽,说她受不了半夜下班后一个人拎行李回家的忐忑,受不了不能见面的“我想你”,受不了难过时候只能听嘴上的“抱抱”。     为此,杨浩在参加工作后的第三个月就买了一辆车。“因为她住得远,我不放心,只想接送她回家,让她平平安安的。事实上我不在的时候更多,只是能见面我都想要开车去找她。”     杨浩无微不至的照料让两人的感情保持升温。他们俩经常飞国际航班,每到一个地方就会买一些小礼品当做纪念,渐渐地,收集各国各地的冰箱贴成为了他们不约而同的习惯,家里光秃秃的冰箱被贴得花花绿绿的。     “我们在同一行,彼此都能理解对方的辛苦,相聚时对方做一餐简单的饭菜,都觉得特别温馨。”杨浩说,其他异地恋的情侣可能会选择出去吃饭、逛街、旅游,但他们就喜欢窝在家里哪儿都不去,待在一起就觉得心满意足,他玩着电脑,她看着剧,即便没有交流也觉得很惬意。     她搬家拉了一箱化妆品,全是他做的        明哥在广东一家公司做化妆品工程师,女友萍萍则在深圳当一名心理咨询师。两人认识了12年,上大学时在一起,一开始就是异地。三年来基本上是网恋,平时维系感情靠微信聊天,一个月见两次面。       由于长期分隔两地,明哥觉得异地恋最煎熬的就是“她需要我时,我并不能在她身边”。为了弥补,明哥一直在花心思给萍萍多送礼物和制造惊喜。身为化妆品工程师的他,是一个动手能力超强的达人,“她来找我,几乎每次都大包小包地带一堆化妆品回去。”     萍萍带回去的瓶瓶罐罐,除了部分是买的以外,大多是明哥针对她的肤质精心设计自制的。面霜、手霜、乳液、爽肤水、BB霜、唇膏、口红、卸妆水、面膜……几乎各种各样的化妆品和护肤品都有做过的。“她前段时间搬家,化妆品一个行李箱都装不下。”     明哥笑着说,萍萍老是自称自己是“小白鼠”,“这跟微商自制的玩意不一样,我做给她的是真材实料下血本的,经过检测,质量有保证。”对于两个人的未来,明哥表示非常有信心,再过几年,等他们都沉淀一些工作经验之后就会结束异地恋。     未参与对方生活,就像最熟悉的陌生人        条件艰辛的异地恋催生别样的浪漫,但更多是在习惯没有对方陪在身边的日子。伤心时没有拥抱,开心时无法当面分享,最需要陪伴时总是不在,这些细小的失落时刻逐日积累,难免会消减爱情的热忱。     在广州和深圳工作的丸子和小斌,相恋一年多,在半个月前分手了。那高铁2小时就能到达的距离,在丸子看来已经变得十分遥远。     丸子还记得,他们最后一起吃饭时,坐在对面的小斌一直在玩手机,说是有工作的事情要回复,“他兴高采烈地谈工作,但又好像怕我无聊生气,有时也会抬头瞄我一眼,跟我主动说几句话。”丸子说,他们都在媒体行业工作,平时难凑时间在一起,好不容易见面,也总被工作占据了相处时间。       这样的见面是他们异地一年来的常态,每次见面前都会早早安排好丰富的行程,但最开始的期待往往变成遗憾。“见面时间很短,珍贵到舍不得把时间用来发脾气和闹别扭,但委屈久了,热情也会淡”。     丸子调侃,明明在谈恋爱,却总有种自己是单身的错觉:慢慢习惯一个人,慢慢从熟悉变得陌生,慢慢要很久才想起要打个电话。“最久的一次,我们一个星期都没有说过话,有时都快要忘记了我还有个男朋友。”没有激烈的争吵,没有悲伤的哭喊,丸子的异地恋就这样无疾而终。     快递和音频,缩短关心的距离        22岁的阿橙和小哥认识了六年,在一起四个月。比阿橙大三岁的小哥在上海的一家国企工作,而阿橙在广州上大学。     阿橙平时很少网购,但经常出门拿大大小小的快递,因为小哥总会在网上给她买各种东西。虽然每次拿快递时,阿橙都会嘀咕“不知道他又买了什么”,但回到宿舍,总是迫不及待地拆开。“有一次,我凌晨看球赛时无意说了句好想吃周黑鸭啊,然后第二天立马收到京东送来的一箱鸭脖。”     阿橙是资深的曼联球迷,小哥以前不怎么看球,但受阿橙影响,现在曼联比赛场场不落下,两人总是约着一起看球赛。不过,说是“一起看”,实际上就是异地的两个人坐在各自的电脑前,一边看球,一边用手机视频聊天。有时宿舍的网不好,球赛画面卡住了,阿橙就会喊手机屏幕对面的小哥:“快,给我播一下!”然后,视频聊天的画面就会从小哥的笑脸转到了球赛。     两人平时少见面,但小哥一直在用独特的方式陪伴阿橙。“他声音很好听,每天都会录一段音频发给我,从开始那一天到现在都没有中断。”有时候,小哥会给她读一些写得好的文章段落,心情好的话,就会录些原创音频。如今,阿橙的手机里已经攒了100多条音频。     “他会从日常的小事做起,让我感觉好像广州到上海并没有很远,会觉得温暖就在身边。”现在放暑假,阿橙去了上海实习,两个人终于可以像普通情侣一样一起吃饭,牵着手在城市到处走走。     情话千遍,不如在你身边。远距离恋爱,见面靠吃土,“抱抱”靠脑补,异地恋人们可谓是吃尽了相思苦。不过,所爱隔山海,山海皆可平!时间和距离都抵不过两颗心的靠近。有料哥在这里祝所有的有情人都能修成正果,皆大欢喜!     【策划】肥 曹嫒嫒     【撰文】欧楚欣    【视频】金祖臻 吴扬     【制图】欧楚欣   【实习生】陈梦璇 陆璐 钟璐瑶 杨晓彤     【校对】符如瑜     【作者】 欧楚欣   【来源】 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客户端 南方号~深度~粤有料    
编辑: 于艳彬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网站简介- 网站地图- 广告服务- 诚聘英才-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7373397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