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网> 肇庆新闻

普吉岛翻船事故:高中毕业旅行,五个男孩丢了一个同伴

2018-07-11 10:15 来源:南方周末
他后面的更多人,前面的人挡着,中间的人被夹住,后面的人出不来。现在难以估计,当时究竟有多少人被困于船舱中,随着游轮沉入大海。 五个男孩搭着肩膀站在船头,面向美丽的安达曼海,留下一张合影。 来自广东肇庆的五名高三毕业生,踏上泰国之旅的第一天就遭遇海难,其中一人(右二)至今仍下落不明。(受访对象供图/图) 折返时,游轮连人被巨浪掀翻。 照片中的一名男孩下落不明,至今已超过24个小时。 2018年7月5日17时45分许,两艘载有127名中国游客的船只在返回泰国普吉岛途中,突遇特大暴风雨发生倾覆。 7月6日,20:42,泰国国家旅游局(TAT)于新浪微博发布已确认死亡21人;20:45,中新网援引外电的消息称,遇难人数已上升至33人,全为中国公民,仍有23人失踪。 上述五个男孩,均来自广东肇庆,他们刚刚参加完高考,来到泰国进行毕业旅行。其中,林宏政、张家伟、何彬泾、赵文杰等四人来自端州中学,周宇燊来自肇庆六中。 他们提前定好了全部酒店和机票,计划玩六天:普吉岛四天,曼谷两天。潜水票也早从淘宝上购买——潜水是普吉岛的经典旅游项目。 7月4日晚上,五个男孩从香港搭机,到普吉岛时已是7月5日凌晨,入住在AIRBNB订的别墅。 天亮后,淘宝的店家派车来接,送他们上“凤凰号”游轮。 当地华人后来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之前天气预报告知当天有雨。他们养成了一种习惯:只要下雨就不出海。 五个男孩还是跳上了船。 “凤凰号”游轮先前往小皇帝岛潜水,再到大皇帝岛的海滩。 阳光、碧海、蓝天——和想象的一样,一切顺利、美好。五个男孩并排站立船头,留下了那张合影。 下午4点,游轮启程,从大皇帝岛回普吉本岛。回到游轮上时,天开始下雨。 “船员和我们说‘没事,已经出了海,就走得了’。”林宏政回忆。 回程需要一个多小时。但走了15分钟后,情况就不对劲了——他们的船,“驶入了一片乌云”。 顷刻间,风雨大作,骇浪扑来,足足有两层楼高。船上的游客都在尖叫。 船体倾斜,并传来玻璃碎裂的声音。那是进水的信号。 终于,当船的一半没入水中,救生衣传递到游客手中。看到导游穿上救生衣,男孩们跟着穿上。 根据林宏政的描述,最初,没人被告知要穿救生衣,船上没人穿,导游、船员也不例外。当地一位华人导游说,因为怕热,这里不喜欢给游客穿救生衣。 等到危急时刻来临,也没人告知究竟发生了什么,如何逃生。那时,可能所有人都自顾不暇。 事后回想,林宏政觉得自己很幸运。他坐在舱门不远,几步就夺门而出。而他后面的更多人,前面的人挡着,中间的人被夹住,后面的人出不来。 林宏政当时大脑一片空白,但几乎是一种本能反应,他没作更多停留,直接越过栏杆,拼命往上爬。 导游叫大家镇定点,自己却跑到二楼,“他跑上二楼,我就跟着上了二楼”。 到二楼时,水也漫了上来。导游跳下了海,“他跳了我们也跳。” 不巧的是,背包带这时偏偏勾住了栏杆。那一刻,林宏政觉得自己要死了,这辈子完了。他当时只想,万一活下来,一定要孝敬父母。 大概十秒不到,整个游轮呈一个长方体的平面九十度侧翻,把所有人全部甩到了水里。 现在难以估计,当时究竟有多少人被困于船舱中,随着游轮沉入大海。 事后,林宏政在脑海中修正那最后一刻——“五六秒钟”。整个过程就只有这五六秒钟,来不及作任何设想。奋力挣脱之后,他才漂了上来。 张家伟则是“悬”着,后来游了上来。 何彬泾一度也觉得自己快死了,用拳头打碎了玻璃,才游了上来。 在往上游的时候,有人脚被人用手抓住了——这种做法往往可能酿成更多伤亡。可人的求生欲望,谁能苛责呢? 茫茫汪洋中,不知东南西北。浮出水面的人们扒着尚未完全沉没的游轮船体,支撑着,等待着。 终于,他们看清了游轮自带的那两艘救生艇,在“挺远的”地方。 男孩们奋力游了过去。 上了救生艇,林宏政才发现,自己躺在血泊里——周围很多人都受伤了,有手裂开的、腿裂开的、脸裂开的,甚至,头部裂开的。 所有人都在叫同伴的名字。有人得到回应,也有人没得到回应。 “当时我看到有一个人还在旁边漂着,人的本性促使着我把他拉了上来。”林宏政说。 林宏政也曾喊同伴的名字,感觉都有呼应。事后证明,或许他的脑子真的凌乱了。 周宇燊——几个男孩的同伴,不知所踪。可那时,没人意识到。 大概半个小时后,两艘渔船赶来。由于风浪过大,人们花了二十多分钟,才把渔船和救生艇绑在了一起,登上了渔船。 是刚才救下的那个陌生人,用肩膀把林宏政送上了渔船。 所有人全身湿透,瑟瑟发抖,只能贴近渔船的发动机来取暖。 除了浑身发抖的冷,林宏政感受不到任何疼痛。后来在医院里,他才察觉到自己身上有多处划伤。 渔船靠岸时大概是晚上六时许,天已黑。部分游客被送到最近的普吉府医院,离码头只有十多分钟路程。 医院此时人满为患,到处都是伤员,做手术得排队。 男孩们中,何彬泾伤势最重,大腿和手臂都裂开了,也只能先接受简单治疗。等了四个小时后,医生才给他缝了针,做了包扎。 何彬泾大腿和手臂都裂开了,等了四个小时后,医生才给他缝了针,做了包扎。(南方周末记者 徐佳鸣/图) 在医院里,林宏政曾看到有个游客“头开了”,不知现在他是生是死。 男孩们的手机等个人物品几乎全部丢失,剩下仅有的一点钱,在林宏政的背包里。这个差点要了他的命的背包,还在。 当地华人在微信群里发了男孩的求助信息。有热心华人买来了饭,开车送他们回酒店。 那个夜晚,男孩们无法入睡。想到还没找到的同伴,林宏政失声痛哭。 照片里,面朝大海、憧憬着大学生活的五个男孩,林宏政19岁,其他四人都是18岁——包括仍处于失联状态的周宇燊。 [来源]南方周末
编辑: 刘自如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网站简介- 网站地图- 广告服务- 诚聘英才-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7373397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