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网> 中山新闻

中山援藏医疗队在雪域高原上开展手术近200台

2018-07-11 10:01 来源:南方日报
6月25日上午,在林芝市工布江达县人民医院(以下简称“县医院”),50岁的格桑曲珍平安地从手术室里出来了。5年前,她就被查出患有胆结石,一直靠药物来缓解疼痛。在刚刚过去的一个多小时里,中山援藏医生冯春在和卫才权为她成功切除了胆囊。 这也是工布江达县成功实施的首例腹腔镜胆囊切除手术。今年5月,中山市人民医院向工布江达县人民医院捐赠1台价值约130万元的腹腔镜。如今,这种创伤小、术后恢复快的微创手术,开始在这座平均海拔3600米的高原县城进行推广。 自中山对口支援林芝市工布江达县以来,医疗对口支援被作为民生援藏的重要抓手。中山援藏工作组积极协调,在中山市政府的支持下,投资120万元建成了中山—工布江达县远程诊疗系统,先后派出了三批“组团式”援藏医疗队,成功开展手术近200台,并打造了带不走的医疗团队。 南方日报特派记者 郭冬冬 发自工布江达 1 听说县医院来了援藏医生 在二楼手术室外的走廊里,格桑曲珍的女儿益西卓玛静静地坐在椅子上等候。几天前,她带着妈妈从工布江达镇扎玛村赶来,本想在县医院开个转院证明后,再去130公里外的林芝市人民医院做手术。可到了县医院以后,她和家人就改变了主意。 “听门诊的护士说这里来了援藏医生,做手术比较好,我们就留下来了。”益西卓玛眼中的“专家”,就是来自中山市人民医院普外三科副主任医师冯春在和古镇镇人民医院麻醉科副主任医师卫才权。在他们俩的配合下,当天上午格桑曲珍的手术非常成功。 冯春在介绍说,(腹腔镜)微创手术的特点是医生操作视野广、创伤小、术后恢复快,比较容易被患者接受,并且具有很强的针对性,因为胆囊方面的手术占到当地手术量的60%-70%。 平均海拔3600米的工布江达县,属于半农半牧地区。由于饮食习惯等原因,当地农牧民胆囊结石和胃病的发病率比较高。在缺医少药的情况下,他们往往不能及时发现病情而耽误了治疗,有时甚至因为听到做手术需要开刀而选择放弃。 这一点,中山援藏干部、工布江达县人民医院副院长莫介成感受很深。去年6月,他带队下乡动员当地农牧民上县医院看病和做手术。几天后,加兴乡就送来了十几个患者。“我们对每个人都进行了免费检查,患有胆结石的一听做手术要开刀,都说不做,就跑回去了。”莫介成也有些无奈。 久病成疾,不能拖。如何让患病的农牧民愿意接受治疗,经过再三斟酌,中山援藏工作组想到了微创手术。今年5月,中山援藏工作组积极协调,在中山市政府的支持下,中山市人民医院向工布江达县人民医院捐赠了1台价值约130万元的腹腔镜。 5月9日,冯春在和卫才权成功实施了工布江达县首例腹腔镜阑尾切除手术,结束了工布江达县无微创手术的历史;6月25日,成功实施了工布江达县首例腹腔镜胆囊切除手术;7月5日,首次在一天内成功实施两例腹腔镜胆囊切除手术…… 中山市“组团式”援藏医疗队不断填补着工布江达县医疗领域的各项空白,也实实在在地让当地农牧民能在家门口安心享受优质的医疗服务。可让人意外的是,格桑曲珍的手术竟然是冯春在和卫才权在6月份做的第一台手术。要知道,在刚到县医院的前两个月时间里,他们平均每两天就有一台手术。 这,是为什么呢? 2 走,去牧区看他们 采访中,卫才权道出了其中的无奈:每年的4月到6月底,工布江达县就进入了虫草季节。当地农牧民纷纷上山挖虫草,就算身体有疼痛也轻易不下山,除非是实在忍不住了。刚刚完成手术的格桑曲珍每年都会去,只是今年身体吃不消,只能遗憾错过了。 “既然大家都不上来看病,那我们就去牧区看他们”。6月21日中午,冯春在和卫才权坐着县医院那辆四驱越野车,向娘蒲乡岗朗村的方向出发,车上还装有一整箱的胃药、消炎药、感冒药等。他们此行还有一个任务,回访4月的胆囊手术患者贡桑。 中午12时30分,他们从县医院出发;下午1时40分,抵达娘蒲乡政府后稍作休息,即刻再出发,约20分钟后手机上就显示出“无服务”。沿着奔腾的娘曲河,车辆一路向上游挺进,沿途总能看见泥石流和塌方的痕迹。终于,下午3时50分,他们抵达了牧区深处的一座简易帐篷,海拔4700多米。 此刻,帐篷里已经挤满了十多个牧民。后来才知道,援藏医生每次进牧区义诊,当地很多农牧民听到消息后,都会放下手头上的事情找他们瞧一瞧,结果每次的时间都不够用。“有时候车子进不去了,他们还会开着越野车出来接我们。”冯春在说,只要说是援藏医生,他们都非常信任。 人群中,不见贡桑的身影。旁边的大叔说,到了虫草季节,他们一家就从岗朗村搬去了远处的牧区,那是在海拔5100米左右的地方。这样既方便家人上山挖虫草,在闲暇时,贡桑也能帮忙照顾孙子。 下午4时30分,一辆皮卡车把贡桑从高山牧场接了下来。44岁的贡桑从后座下了车,裹着一条黄绿色的头巾,脸上有些泛红,不知是让山上的太阳晒的,还是因为太久没见到这么多人。她静静地走到帐篷门口,眼睛望着大家,时不时地捂着嘴偷笑。 “现在感觉还好吗?”冯春在走过去和贡桑握手,简单问候了几句,便一起走进了帐篷。坐下来后,冯春在先给她量了个血压,“123/77”血压正常。贡桑说,她现在好多了,喝酥油茶肚子也不疼了。检查了手术伤口后,冯春在将带来的消炎药和胃药交到贡桑的手上,嘱咐她,“伤口愈合很好,有时间再去我们医院检查一下。” 不一会,25岁的扎西纳吉就在冯春在的身边坐了下来,他主动撩起袖子,“医生我胃有点疼”。冯春在瞧了瞧,问他,这段时间挖虫草是不是没有按时吃饭? 扎西纳吉点了点头,“昨晚还喝了点啤酒,然后就开始不舒服了”。“以后按时吃饭,把东西嚼烂,要不然胃很容易不舒服的。”冯春在对扎西纳吉说,待会拿点药给你带上。 贡桑的汉语不太好。当问起怎么评价两位援藏医生时,她面对着镜头,竖起了大拇指。天色渐晚,山里开始起风了,贡桑捧着药向山上的牧场走去。两步三步,她忽然转身,向正在回程的冯春在和卫才权挥手再见…… 3 带不走的医疗团队 在这近半年的援藏时间里,除了做手术和下乡义诊外,冯春在和卫才权还肩负着一个很重要的任务:在县医院带出像样的“徒弟”,把技术一直留在工布江达。 卫才权介绍说,他们来了之后着手做了两个调研,一个是针对县医院的医疗设施,另一个就是各乡镇的疾病普查。“县医院的硬件设备还是可以的,唯一欠缺的就是医疗人才,在这方面可以说是远远不足。” 当老师带徒弟,首先必须得自身技术过硬,进藏后的第一台手术就显得格外重要。“我们俩是第一次在高原上做手术,和县里的医护人员也是第一次配合,压力确实比较大。”冯春在说。 庆幸的是,“头炮”成功打响,第一台手术只用了1个多小时就顺利结束了。“他们很诧异,这么快就结束了吗?而且胆囊手术的切口可以这么小,只有10cm左右。”冯春在说。 第一次配合成功,他们俩很快建立了信心,也逐渐取得了当地医护人员的信任。42岁的县医院院长郝昆龙,是一位从医20多年的老医生了。如今,他也成了冯春在的“徒弟”,不管在什么场合见着面,他都会喊“冯老师”。 “我们这里最大的问题就是缺人才缺技术。”郝昆龙说,2016年中山援藏医生过来之前,医院的手术室都停用了一年多,老百姓只能是去130公里外的林芝或者是270公里外的拉萨做手术。 从第二台手术开始,冯春在便让“徒弟们”开始主要负责手术操作,他在一旁进行指导和协助。“离手不离眼,必须看着,哪里做得不对要立即指出来。”冯春在说,他们如果天天看着我做,肯定是没办法成长起来的。 如今,县医院的大部分手术都是郝昆龙来主刀。他说,两位援藏医生手把手地教手术技巧和操作事项,收获很大。24岁的年轻医生边巴顿珠,也在期待着这样的机会,虽然他到县医院工作才4个月时间。 每周,边巴顿珠都会根据医院的常见病例,查找资料准备课件,在科室的例会上进行讲述。冯春在说:“自己来讲一堂课,讲得再不好,对自己的帮助都很大的。讲得不好,我们也会提出来,再去改进。” 7月底,作为中山市第三批“组团式”援藏医疗队,冯春在和卫才权就要返回中山了。可他们俩都认为,自己的任务还没有完成。“没有考虑到虫草季节,这两个月的手术都很少,如果一直都有之前的手术量,我们相信可以把他们带出来。”冯春在说,希望在接下来的这一个月,他们能更上一个台阶。 “援藏医生首先要和当地医生打成一片,把真本事留下来,不要有所保留。”卫才权说,“相信有一天他们也能做得很棒。” ■声音 林芝市人民医院院长李欣: 中山的医生做了大量 基础性和开创性工作 来自中山市各大医院的医生,作为组团式援藏的有益补充,来到工布江达县人民医院进行帮扶,非常辛苦。在平均海拔3600米的地方,他们克服了低压缺氧、体能透支等各种不利条件,倾情用心,进取奉献,做了大量基础性和开创性工作,包括包虫病筛查、腹腔镜微创手术,走在了全市县级医院的前列。 同时,他们积极和林芝市人民医院沟通联系,建设林芝市首个县域医联体,构建了专家下沉和资源共享的机制,让工布江达县农牧民在家门口看得上病、看得好病。他们的工作非常出色,令人骄傲。
编辑: 朱晓宇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网站简介- 网站地图- 广告服务- 诚聘英才-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7373397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